Sonic˙湛藍˙迴響

關於部落格
此地專為小說收藏區。
另一個窩http://sonicpika204.blogspot.com/
  • 10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G綱】Aperitif ( G27 )

 

 

 

        胸前一大片悶熱,綱吉感到詫異,基本上來說,這種酒精濃度不高且用來開胃的香檳應該不至於讓他醉成這副德性,不,綱吉並沒有醉,只是太長時間沒有沾酒,身體一下子無法承受。

        很熱很燙,好像被悶在三溫暖室那般,就算出了汗,還是不能解這份熱。如鯁般的熱燙卡在胸前,取不出來,也吞不下去。

 

 

  

 

 

 

  

Aperitif G27

 

 

 

 

 

 

 

 

 

一張高貴鑲著金色花紋的暗紅底色卡片享有尊榮般的獨占了綱吉的桌面,綱吉換上一套珍藏的西裝,調整鈕釦,拉直衣袖,扳正衣領,不容馬虎的打理自己。

綱吉站在鏡面前,注視著鏡中和Giotto面貌相似的自己,Giotto是他敬仰的對象,是他的目標,不自覺的,他的喜好漸漸和Giotto一樣,他幫自己、更是幫Giotto挑選衣服。

拾起躺在桌面上的邀請卡,再一次讀著卡片的內容,姆指在右下方流利的簽名處撫弄著,感受著Giotto在每個筆端轉彎時的力道深淺,沿著線條再一次的描繪,閉上眼,在心裡默唸著Giotto,時針走到八點處,綱吉準時赴宴。

       

 

 

 

 

 

 

        睜開眼,綱吉站在一間日式迴廊式的餐館的櫃檯前,沒有半個客人,沒有半個顧客,只有窗外那顆櫻花樹在庭中搖曳著。

        綱吉不曾來過這間餐館,他想,或許這是Giotto用回憶創造出來的場景。不算大的餐館,卻充滿著慢調的節奏,時間跟空間都這麼安靜緩慢著。綱吉隨意的在餐館內亂晃著,走向其中一個方桌,桌上的牌子大大的簽著Giotto的名字,旁邊小字的註明著彭哥列初代首領,其他的桌面也擺了歷代首領的名牌,綱吉一個一個的數著,想起了帶著威嚴卻非常疼愛他的歷代們。

        走向最靠近庭院的桌子,綱吉笑了,滿溢著幸福,那是他的名牌,澤田綱吉-彭哥列第十代。很久之前,綱吉原本強烈著抵抗彭哥列首領的訓練,但到了現在,他卻一點很不後悔,相反的,他很慶幸遇到一群知心,儘管每個守護者的破壞力都讓他頭大,儘管得冷漠著下令殲滅其他家族,儘管有很多個儘管……

   



    
他想繼承Giotto的夢想,他相信這條路,也願意奉上自己拼了命去維護他與Giotto所相信的一切。

 

 

  

        綱吉拿著自己的名牌,突然有個念頭竄入他的思緒中,他從歷代們接下的棒子是不是能夠繼續傳承下去,或許,他會親手毀了這個交接棒。

       

 

 

  

 

 

 

 

『要繁盛還是毀滅都隨你,彭哥列X世。』

 

 

                Giotto曾經這麼說過。

 

 

 

 

 

 

綱吉握拳,他不知道在他手裡的是罪惡還是什麼,至少現在的他還沒有足夠的信心去聲稱他所掌握的是什麼。

也許將來有天會的,會的。

 

 

  

綱吉展開手掌,他看見他所掌握的東西了。

 

 

 

 

 

 

 

櫻花瓣臥伏在綱吉手心上。

 

 

 

 

 

 

 

綱吉笑了。

 

 

 

 

 

 

 

 

 

 

 

 

 

 

 

 

 

 

眼前畫面一變,綱吉回到彭哥列大廳上,眼前擺了兩份餐盤,以及坐在正位上的Giotto

 

 

 

 

  

「阿綱,那裡很美吧!」

 

 

 

 

 

 

 

「是阿,很棒的地方。」

 

 

 

 

 

 

 

綱吉拉開椅,坐在Giotto對面,現在,他們的晚餐才正式上桌。

 

 

 

 

Giotto站起身,拿起斜立在冰桶上的香檳以及旁邊的餐巾,將餐巾覆蓋在香檳口上,『波』的一聲,轉開軟木塞,將香檳倒入擦拭的很晶亮的酒杯中,一杯遞給了綱吉,一杯給自己。

香檳滑進了杯底,綿密細小的泡沫汩汩浮在有些透明有些淡金黃的酒液上,Giotto紳士的動作全收入綱吉眼裡,看著回到座位上的Giotto,和Giotto互相用酒杯的腹部擊杯,綱吉想著今天的他是不是太奢侈了。

        「阿綱,偷偷告訴你,這瓶香檳是我從二代房間摸來的,他很寶貝他們呢。」Giotto吐吐舌,現在的Giotto又充滿了玩性。

        「你就不怕被抓到?!」綱吉忍著笑意,帶點看戲成份說著。

        「嗯…」Giotto頓了頓,看起來很認真在思考,「是很怕……」

       

 

 

 

 

 

 

「到時候我就拖著阿綱一起跑給二代追好了。」

 

 

 

 

 

 

 

 

「喂喂!我可還沒答應你耶,居然想拖我下水。」綱吉晃了晃手中的香檳,也許等等真的要陪Giotto跑給二代追也說不定。

 

 

 

 

  

Giotto輕輕笑著。

 

 

 

 

 

 

 

綱吉嗅了嗅香檳的氣味,淺淺的嚐了一口,氣泡在舌上刺激著,最後滑進喉嚨。

        很棒的味道,最近實在是忙的讓他沒時間好好享受食物。

        重複同樣的動作,香檳柔順的滑入,搭配著Giotto帥氣的臉龐,視覺味覺以及嗅覺的滿足,綱吉感到飽足。

       

 

 

 

 

        一回神,綱吉覺得胸前有些燙,悶悶的,有點像喝太多汽水,氣泡囤積在喉嚨間,讓綱吉感到不適應。

        Giotto停止了笑聲,他發現綱吉面頰越來越燒紅。

        「阿綱,怎麼了?」

        「哈…哈哈,太久沒有碰酒了,大…大概是身體不習慣吧。」好糗,綱吉暗罵自己搞砸了今晚的氣氛。

        Giotto來到綱吉面前,「阿綱,不要亂動喔。」自行將綱吉的筆挺的西裝外套卸下,解開了襯衫最上面兩顆釦子,綱吉知道,Giotto在幫他驅除不適。

        Giotto輕輕的將右手放在綱吉胸間,冰涼的溫度從胸口傳進發暈的腦袋,很舒服,很安心。

 

 

 

 

 

 

        綱吉面頰的紅漸漸退去,Giotto撫弄著綱吉的頭髮,眼裡盡是疼愛。

 

 

 

 

 


 

 

 

        「阿綱,」Giotto附在綱吉耳邊,「這樣算你欠我了,記得要陪我一起跑給二代追喔!」

 

 

 

 

 

 

 

 

 

 

 

 

 


 

 

 

 

 

 

 

        「遵命,我的首領。」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