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onic˙湛藍˙迴響
關於部落格
此地專為小說收藏區。
另一個窩http://sonicpika204.blogspot.com/
  • 102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家教G27】 含飴弄孫 (G綱)


含飴弄孫-
G27

 

 

 

 

窗外深色的夜幕,暗示著未眠的人早過了就寢的時間。縱使高掛的圓月用她那皎潔的手勾起著流浪者的下巴,還是有不領情的人寧願在啃完案上公文的那瞬間倒向不停呼喚著他的柔軟床襖,例如說,我們的主人翁-彭哥列第十代,澤田綱吉。

原本呈現頹廢狀態的右手在碰觸最後一張公文時,突然爆起了一股衝動,就像期末考的學生寫完最後一題就可以放假的那股衝動,原本字體歪斜到疑似幼稚園生的塗鴉,終於有了最初那流利筆跡的跡象了。

最後一劃,無拘束的翹起,象徵著澤田綱吉那迫不及待衝向床襖的興奮。隨意的讓鋼筆在桌上翻滾,最後擱淺在文件上,澤田綱吉早已在鋼筆停止轉動前,撲向離他最近最舒服的沙發上,孩子氣的踢開皮鞋,右手稍微左右一扯,領帶就鬆開了,讓頭部僅依著重力,倒向沙發的扶手。

 

 

一、二、三,晚安。

 

 

 

 

 

 

 

 

樹葉上的露水『咚』的一聲滴在綱吉的眼皮上,冷冷的,令綱吉眉頭緊皺,早晨的風微寒,加上有股水聲在耳邊打攪,綱吉感到有些不耐,偏偏身上似乎沒有半件棉薄的被子可以讓他將自己包成手捲壽司狀,綱吉半清醒的盤算著繼續冒著感冒的危險賴床,還是──

綱吉睜大眼,用最快的速度坐起身,不,應該說,綱吉早已坐在彭哥列花園的白色椅子上。

「恩,你醒了。」輕快接近輕笑的聲音透露著說者心情非常之愉悅,而說者正停下手邊沏茶的動作。

Giotto,我又跑進戒指裡了?」綱吉雖困惑著,但這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事情了。

「試試我沏的茶,還有自己做的糕點,這是我在日本隱居時學來的。」Giotto還是輕笑著,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不過綱吉早已明瞭答案了,所以Giotto自動跳過不具意義的解釋。

綱吉彆扭的動了動左右手,然後臉上掉下一堆黑線的看著眼前笑的十分燦爛媲美朝日的Giotto

「阿綱,你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沒精神。」我們非常敬愛且最具權威的初代守領Giotto依舊笑的十分燦爛讓綱吉臉上黑線加重十幾條,Giotto伸出手,用那因長年奔波而起了一層繭的手掌貼在綱吉的額頭上,用那低沉可以醉倒一堆聽細胞的聲音在綱吉耳朵旁慢慢的吐出「怎麼了?」

短短三個字麻酥了綱吉的腦袋,不自覺的瞇起了眼,悄悄離那嗓音遠一點。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心,Giotto難得的沒有繫上領帶,上衣只著了一件單薄的白襯衫,領口大開加上Giotto貼近綱吉,綱吉就算不願意也早就從那開口把Giotto結實的身體線條看了七八分了。像書法勾勒般的鎖骨曲線讓綱吉羨煞萬分,幸好綱吉沒辦法出手,要不然早就偷摸個兩把了。

Giotto」綱吉覺得臉頰有點燙,儘管早上的溫度偏低。

「嗯?」

綱吉吸口氣,說──

 

 

 













 

「為什麼你要把我的手綁起來?」

 


 

 

 

Giotto眨了眨眼,用一副無辜且不適合套在三十來歲的男人臉上的無邪笑容回答──

 

 

 









 

「要不要來點桂花糕?」

 

 

 

 

──別想給我敷衍過去!

 

 

 

 

綱吉無奈且無力的瞥向後方綁住他雙手的禍源,卻因身體無法大幅度擺動而只能瞥見一個黑色的尖端,瞬間綱吉就明白了他親愛的祖父為何不繫領帶的原因了。

 

 

 

 

──Giotto你是嫌活太久了是吧?

 

 

 

 

綱吉在腦中想著,表情卻是萬般無奈放任著。

 

 

 

 

Giotto的指間夾起一塊糕點,慢慢遞向綱吉的面前。

 

 

「嚐嚐看。」

 

 

 

 

綱吉發楞著望著眼前越來越逼近唇邊的白色桂花糕,眼神左右游移著,最後才不甘願的咬了一小口Giotto送來的糕品。

 

 

 

 

小口的品嘗糕點才能充分享受到糕點帶來的口感。

 

 

 

 

糕點在舌頭與上顎間慢慢化開,儘管舌間才是甜味的感覺部份,綱吉卻覺得糕點的甜,在舌根化開來。一股想再品嘗一口的念頭在舌根以及喉嚨間隱隱做祟著,綱吉再次開口,再次感受糕點的甜在舌根漫開。

 

 

 

 

Giotto輕輕笑著,一次又一次遞上指間的糕點。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