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ic˙湛藍˙迴響
關於部落格
此地專為小說收藏區。
另一個窩http://sonicpika204.blogspot.com/
  • 10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冰漾 同人-桂花雨

桂花雨

 

 

        初夏的黃梅雨,綿綿的濡溼柔白的桂花,持傘的人啊,默默的為桂花擋雨,一兩朵柔嫩的桂花枕臥在傘下人的腳旁。

        四季都可見的桂花,只在雨季中跌進泥土懷抱裡。

        只在雨中,那份因思念的落寞總是不自禁的顯現在蒼白的臉上。

        細雨過後,洗淨了大地,帶來了清新的空氣,卻也沖淡了那人離去前的氣味。

        翠色的青苔沿著門前的石階慢慢的伏捲進屋前,那代表著屋內的人甚少踏上石階,也代表著那等待的歸人遲遲未歸來。

 

 

        桂花啊,香氣濃烈卻不遠播,只有願意傾身靠近它的人才能得到桂花香味的恩賜。就像那守在空閨的人兒,只等待屬於他的人擁抱他。

令人陶醉。

 

 

幾乎把傘讓給了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桂花樹,而讓自己淋了滿身雨,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不希望雨季過後有段時間看不見桂花,純粹的念頭,忘了自己身上濕淋淋的觸感。

有一點悲傷,有一點等待的悲傷,有一點不想回身看見空無一人的石階的悲傷,有一點不想再笑自己傻的悲傷。

 

 

桂花並不是開在雨季,但心頭的思念卻在雨中發了芽。

 

 

綿綿的細雨,一如往常。

「我走了。」依舊簡短的一句話,依舊沒有絲毫留戀的道別。

「路上小心。」送別的人似乎只會說出這句話,但事實的確是如此,只要對方平安歸來,那便足夠。

送別的人刻意壓低傘緣,抿著唇,不願讓眼前掛念的人瞥見臉上閃過種種想挽留的表情。

「褚。」

「嗚?!」

趁著對方還在發楞,銀白頭髮擠進了眼前嬌小情人的傘內,用近乎偷襲的行動讓傘內的人漲紅了臉。

外頭的雨濕冷冷的,傘內的高溫久久未散去。

 

 

桂花並不是開在雨季,但手中的執念卻在雨中慢慢滋長。

 

 

笑著婉拒了朋友的邀約,純粹不想出門,純粹不想錯過那等待的人踏上石階的那一刻。

一直有種只要回頭,就能看見那頭思念已久的銀髮攤懶在濕泠泠的雨中。多情的心,被無情的雨冷冷的澆熄。

 

 

離別是最美的文學,卻也是最令人心碎的無語。

 

 

綿綿的雨,久久不停。

 

 

遠遠的走來一個稱著傘的人,緊縮著眉,有點惱怒眼前的笨蛋有傘不撐卻在雨中淋雨。

突然一個比自己身高還高出許多的影子以及一把傘覆蓋住自己,褚顫了一下才從放空狀態回過神來。

「學…」褚輕聲試探。

「你這笨蛋,想感冒不成。」

冰炎拋開手中的傘,低身環住他所掛念的人。褚愣了一會,才提起勇氣將雙手覆在冰炎那雙環在他腰上的手。

「學長,歡迎回來。」

冰炎諾了一聲,拉起褚的左手,硬拖進屋內,免得等會得照顧一個感冒的笨蛋。褚有些踉蹌的跟在學長後面,注視著眼前高大的背影,不自覺的忘了方才那吞噬著自己的寂寞感而淺淺的笑了開來,暗自將另一隻手也覆在學長的手上,再次的說了聲「歡迎回來」。

甜甜的,就像桂花香那般濃烈卻不令人想逃開。

 

 

冰炎抱著剛洗好澡的褚躺在棉被上。

「學…學長,放…放開啦。」

褚羞赧的在冰炎懷中掙扎,只見冰炎更加縮緊了與褚的距離,兩人幾乎近的貼在一起。

「安靜點,我現在很累,還是說,你想來點睡前暖身?

冰炎在語末刻意加了點暗示味道,褚聽得不敢再掙扎半分。

「學長晚安!

褚聽命馬上閉上眼認命當冰炎的抱枕。

冰炎偷偷聞著褚髮間的味道,滿溢著桂花香,漸漸的進入了有褚的夢。

 

 

綿綿的雨,整夜未停,朵朵的桂花靜靜著躺臥在濕地上,就在兩人踏過的土地上。

 

 

離別是最美的文學,但能夠緊緊抱著歸人的那一刻,卻是值得用永恆來回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