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ic˙湛藍˙迴響
關於部落格
此地專為小說收藏區。
另一個窩http://sonicpika204.blogspot.com/
  • 10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冰漾同人-機場

機場

 

 

「咻──」一架素白只有商標的飛機熟練的迴身,進入寬廣的起飛跑道,俯身一衝,然後在跑道的盡頭拖離地面,御風翱翔在蔚藍白天。

在機場圍牆外不遠處,零零落落幾家露天咖啡廳正依賴飛機起降的情景做著小生意,每天都會有不少人來此邊觀賞飛機邊啜飲熱騰騰的咖啡,又機場多風,有些情侶會故意到這裡頂著寒風汲取彼此的溫暖,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每個顧客心中。

兩個年輕男子揀了最角落的座位,一杯黑咖啡、一杯熱可可擺在沒有桌巾陪襯的桌面上,其中一個還殘有稚氣的男子拿著小湯匙玩弄著他的可可亞,然後丟了幾個小白色棉花糖,白色棉花糖就在杯中玩著你追我跑的繞圈圈遊戲,相較於另一杯黑咖啡,他的主人連動都沒動,任憑寒風弄皺咖啡表面。

顧自玩著自己的可可亞的年輕男子抬起頭,向對方眨眨眼,然後笑著揶揄對方。

        「那那,學長,我們好不容易見面,就別繃著一張臉嘛。」兩手交握成一個平台讓下巴靠在上面。

        沉默了一會「褚,你有話對我說吧。」深邃的黑眸完全沒有離開對面男子一分一毫。

        「嗯……是有……」刻意表現不專心的樣子用指尖夾著小湯匙,然後撈起一顆棉花糖放進口中。

 

 

        好些年了,如果從戰爭結束後算起的話。

        日子依舊過著它規律的節奏,學長一樣接著一個又一個為期幾星期甚至幾個月的任務,然後褚依舊是個無袍學生,考袍級?已經有個人見一次面就嘮叨一次,就是有個人故意不去考。

        每當冰炎出任務時,褚會忍住懸在電話按鍵上的拇指,盡量不通電話不傳訊息,就怕打擾到冰炎進行任務,久而久之,就像是早說好的約定。兩人幾乎有一大段時間是不知道對方狀況的,偶爾,從旁人口中聽到一點消息,就能感到寬慰。

        好不容易彼此都有空檔,可以協同出門走走,然而褚卻一臉疲憊的出現在學長面前,堆起很淺的笑容,邀請冰炎出外透透風。

        又,冰炎老早收回對褚的竊聽能力,所以說,冰炎才會縮著眉頭,等著玩弄棉花糖的褚回答。

        「學長,你就接下夏卡斯丟給你的為期兩年的任務吧。」褚沒有看著對方。

「你都聽到了?」

「今天早上無意聽到你和夏卡斯通話。」

冰炎覺得褚不只要說這些。

他自己也明白,接下這任務就代表會有整整兩年不聞褚的消息。他,高傲的自尊不允許他任性的找藉口留在褚身邊,只是每當褚笑著送別時,他好想回身抱住褚,只有對褚的思念是維持他的信念的唯一來源。

 

 

飲一口涼掉的黑咖啡,此刻他並不想多說什麼,並非生氣也非賭氣,只是突然覺得好些時間不見的褚變了不少,有些感慨自己沒有機會陪著他走過這段時光。

「我知道,我們,會有整整兩年的時間見不到面。」褚依舊低著頭。

「咻──」另一架飛機起飛了,聲音很大,褚又停下了話。

 

 

「學長,我好想你。」褚抬起頭,直視著冰炎,眼中流轉的執著是不能輕易被他人理解的。

突然迸出這句話,微微令冰炎感到困惑,這是冰炎第一次聽到褚對他說這句話,雖然時常在夢中聽到褚的夢囈,但或許該說,這是他自己的夢話。

一直以來兩人維持旁人看似若即若離的關係,不曾聽過兩人間的蜜語甜言,不曾看過兩人的親密動作,身旁的好友群們也就聳聳肩放任他們。

 

 

冰炎想回應些什麼,可居然組織不出半句可以深切表達他那被隱藏住的澎湃思念。

「我,一直害怕阻斷你的任務,也怕你說我不夠成熟,所以我不敢對你說我好想你,好想你…」

褚難得的並沒有低頭迴避,堅毅的忍著顫抖的手。冰炎伸出手,想要觸碰眼前人兒的念頭佔據了全部的思緒。

彼此是彼此最大的牽掛,也是彼此唯一的信念,也因為這樣,更加不願因這份感情阻礙了彼此成長。

難以傾訴的思念,難以傳達的憂心通通像是被退回的信件般,只好塞在心裡。

「我,我會去考袍級的,然後,總有天我會拿到黑袍。那時候,學長,請你等我,等我有足夠資格站在你身邊的那天,等到那一天我……」

泣不成聲的褚被冰炎摟在懷裡,幾串淚珠咚咚的落在冰炎胸口,成了冰炎的綠洲。

「夠了,別說了。」

「學長……我好想你。」

「我知道。我等你。不管多久。」

冰炎仰著頭,就怕自己在褚面前掉了淚。緊緊的擁抱著,就算會分開,也不會再感到無措了,然後就讓那份牽隔兩地的思念繫在一起吧。

這樣,就算不能夠見面,就算偶爾佇足不前,只要勾動一點思念,就會有一股推力激勵著彼此向前,然後在遙遠彼端,相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