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ic˙湛藍˙迴響
關於部落格
此地專為小說收藏區。
另一個窩http://sonicpika204.blogspot.com/
  • 10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同人文-默˙契 (章ㄧ)

 

落葉鋪在腳下石徑兩旁,積了點厚度,似乎一腳踩下就會被葉片包裹住。樹上新黃的葉子映著清晨的陽光,淡淡的好像會發光似的,只要風一吹動,就會誤以為漫天的金粉灑落了下來。

 

「學長。」

紅眼掃過來,外加上未完全清醒的起床氣。

學長,為什麼我得一大早就被你拖到深山裡,想吸收芬多精你自己來就行了。

「褚…」這是警告。

學長對不起,請當作我腦誤。

        環視一圈,前面不遠的地方有棵繫著一圈紅繩的神木,旁邊還有一個紅色台子,是那種投進十元,接著就會滾出一張籤的機台,小時候全家出去踏青時就曾經看我媽玩過,我是不玩這種算命的機器的,更何況我的衰運讓我每投一次硬幣就被機械吃一次錢,屢試不爽,哈哈哈。

……

天阿!我可不想對這種衰運能力感到自豪。

「啪!」學長紅眼殺線射向我,附贈快狠準拳頭一記。

「閉上你那貧困的思考。」

很早就告訴你了,不想聽就不要聽嘛!

撇過頭轉移注意力,免得想太多被學長巴頭。

話說回來,這棵樹好像已經枯死了,我從樹根慢慢往上看,看到它脫落一半的樹皮、深入好幾分的紋路,直到我看到它的樹梢沒入天空。崇高的身軀,要花多少歲月才能到達天的境界?

我突然想觸摸這棵樹,去找回它失去的溫度,去傾聽它那深刻在身上的記憶,幾百年,甚至千年,我想知道這棵樹所追尋的目標是不是不曾變過。

學長走過我身旁,佇足在枯死的神木前,低下身,然後向我揮了揮手。

我走向前,蹲在學長旁邊,接過學長遞過來的符。

「做出一把鏟子,剩下的就自己看著辦吧。」學長繼續看著地上。

順著學長的視線,我才注意到枯木旁邊有一個小小的樹苗,頂上幾片小小的綠葉,還沒沾染上秋天的氣息。

握著符變成的鏟子,我想學長的意思應該是要我把這棵樹挖起來吧!但我不懂的是,為什麼要特地來這邊挖一棵樹苗。

「這是森之主的意思,之後看你想把這棵樹苗移到哪裡都可以。」學長站起身,將雙手放進口袋裡。

我照著學長所說的,從樹苗的外圍向下連同土壤一并挖起,然後雙手捧起樹苗。土壤還有點微濕,我想可能最近下過雨吧。

起身,我將樹苗端在學長面前,正當我想開口問些什麼時,突然迎面一陣風,學長的銀髮隨風揚起,而後在我眼前,像慢動作電影般,一根根落下。透過髮間,我看著學長,就在我面前,很近的,慢動作播放。

一兩根銀髮交纏在樹苗上,不是打死結那種方式的纏繞,而是像一種呵護般的圈起樹苗,然後學長輕輕的將它分開。

「啪!」

大概是看我發呆太久了,學長一掌將我巴回神。頭好痛,可是沒有多餘的空手去撫頭。

正當我還在為我的頭默哀時,附近傳來筐啷聲,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一個老先生背著竹筐,彎著腰拾起地上一個一個散亂的空瓶。

眼前的景象讓我有點鼻酸。

老先生看到我們,停下手邊撿拾動作,朝我們方向走來。

「會見森之主。」學長傾身表示禮貌。

森之主?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但我也匆促行了個禮。

「小弟弟,這孩子就麻煩你照顧了。」老先生莞爾,然後並沒有多餘的話就離開了。

目送森之主一段距離後,我抬起頭,尋求學長的解答。

「森之主希望你帶著這個新生命到新的地方,同時也是這棵神木的意思。」

也就是說手上的樹苗就是這棵神木的孩子囉!

學長點點頭。

頓時,我感到填滿胸矜的驚喜,在我的手上,是神木生命的延續,世代的傳承,同時我也不捨將神木的孩子帶走,畢竟這裡才是它的出生地。

「放心吧,既然是樹的心願,你只需要完成它就夠了。」

        是這樣嗎?

 

不過我還以為森之主應該是像精靈般飄忽不定的人,而不是一個隨便抓就一把的 平凡老 先生。

 

「褚,形體本身的存在並非如你所見的那般,有些東西要閉上眼才能看的見」

 

被學長這麼一說,我為自己的不成熟想法感到慚愧。可以的話,我想當面跟森之主致意,或許我能幫上森之主一點忙。

「不,就讓森之主前往安息之地前,靜靜的和這座山相處最後的時光,森之主說,他最後的心願,就是再次親手清潔這座山。」學長放鬆肩膀,繼續說「走吧,還得找個地方安置這棵樹苗。」

學長啟動傳送陣,我隨著學長步伐一塊進入陣中心,在傳送陣光芒浮起前,我似乎聽到很輕的筐啷聲,遠遠的,遠遠的傳來。

我想這個聲音是森之主和這座山無語的對話吧。

 

***

 

傳送陣的光芒淡弱,我發現我站在某個山丘上,綠茵的草皮在我的腳下,但是附近卻沒有幾棵樹,也因為這樣,山下的景色一覽無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Atlantis學園在山腳不遠處。

我選了一個自認為最佳的地點,可以完全將Atlantis盡收眼底,雖然學長曾說Atlantis是沒有盡頭的。

回頭看一眼學長,學長沒有不悅的表情,代表說我可以將樹苗種植在我選的地方。將樹苗輕輕擺在腳旁,我用指尖試探土壤的硬度,覺得應該沒問題後,徒手挖一個洞,樹苗很小,不需要很大的洞,所以還蠻輕鬆地完成這件事。

拍了拍手,將殘餘在手上的黑土拍落,然後我意識到一件事。

「學長,我總不能每天跑來這邊澆水吧。」傷腦筋,這是很重要的問題。

「不用,這邊的雨水和溫度都很合適,你所要做的,就是有時間就來看這棵樹。」學長坐在草地上,雙腿打直,兩手向後傾斜支撐著身體。

「就這樣?」什麼都不用做,只要來看樹就行了,這樣會不會太隨便了?

紅眼甩向我,害我反射性後退兩步。

「褚。」看來學長並沒有巴我的打算,我才龜速的靠過去。

學長拍拍旁邊的草地,大概是要我坐下吧。揀了個學長巴不到頭的位子,坐了下來,注視著學長,等待學長的下一句話。

「那棵神木活了很長一段日子,你站在它面前,想和它說話,想和它分享,對於神木來說,那短暫的幾秒,就是它的一切。」學長頓了一會,看我愣著頭。

「相對的,縱使這棵樹苗能夠茁壯,你不再來看它,那麼,對它來說,它是不曾存在的。」

我不太能夠理解學長所說的,存在和不存在,為什麼是這樣決定的?

學長遙望著遠方,沒有繼續回答我的疑問。就這樣,我和學長彼此靜默,只有風聲在耳邊繚繞,我臆測著學長的思緒是不是也隨著風飄到遠處。

 

「走了。」

學長起身,一頭銀白突然從我面前掠過,嚇了我一大跳,是說我剛剛發呆多久了。

學長見我還沒回神,稍稍皺眉,然後伸出手。

眨眨眼,看了學長伸向我的手,再看了一眼學長的表情,糟糕,學長好像不耐煩了。

「喔喔好!」

胡亂應話,然後趕緊握住學長的手,學長拉的力道有點大,我踉蹌了一步。

學長愣了一下,過了好幾秒,我才發現我沒有放開學長的手,瞪大了眼,記得學長似乎不喜歡別人碰他的樣子,每次提爾一搭上學長的肩就會被踹開,和牆壁『人牆合一』。完了!我該不會等等就被踹死然後直接埋在樹苗旁邊吧!想到這點,我趕緊鬆開手。

天國的奶奶您的孫子暫時還不想這麼快去見您阿!

學長槌了我一拳,可是很難得的並不會痛。

「笨蛋。」學長很小聲的說,不過還是很有殺傷力。

我鬆開了手,可是學長反倒緊握住。兩個男人牽手感覺很奇怪,才這麼一想,學長的手好像有些顫抖,然後不到一秒隨即平穩。

學長的目光還是聚焦在遠方,延著學長的視線,我只看到一片天空,那麼在學長的眼裡,究竟看到了什麼呢?

 

我不知道學長看到了什麼,我只知道學長的手很冰,很冰,我偷偷的握緊一些,希望學長的手溫暖起來。

以前總覺得女生們很奇怪,動不動就三三兩兩一塊牽手,現在我大概能夠體會這種感覺。

透過手,我似乎可以直接感受到學長的心情。只可惜,學長眼裡的景像,我終究看不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