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ic˙湛藍˙迴響
關於部落格
此地專為小說收藏區。
另一個窩http://sonicpika204.blogspot.com/
  • 10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路太彎 (一)

剛結束了為期一年的長期任務,怏怏的推開一整年沒踏入的黑館房間門。

「好貧瘠的房間」

似乎有段時間不曾聽到某笨蛋的『欠問候發言』,低著看著握拳的手,有點手癢。

隨手將黑袍脫下甩在沙發上,啜了幾口冰飲後,就逕自入浴了。

 

 

 

水聲嘩嘩的打在身上,冷冷的,想起了那個感覺,無可逃避的熟悉。

整年的任務,雖然並不是多麼困難危險,但為了深入當地倒是需要花不少時間,另一方面來說,是自己硬要求夏卡斯找個長期任務的。

「哼」勾起嘴角,自嘲似的。

水在髮尾聚結成珠,而後不捨的離開髮尾,在磁磚上躍起成花,最後落入腳邊的水灘。

一滴、二滴、一朵花、二朵花…

 

 

 

水花落下,濺起細微的咚聲。

咚、咚、咚…

 

 

 

想放下什麼,卻又時時刻刻掛念著。

咚、咚、咚…

 

 

 

 

 

 

頭髮又長了。

 

 

 

『為了什麼而留的,又為了什麼不願剪』

 

 

 

—習慣。

 

 

 

 

 

 

 

 

 

彈了彈手指,身體上的溼冷感瞬間消失,隨便抓了件上衣、牛仔褲換上後,任憑身子攤掛在沙發上,闔上雙眼,思考些什麼。

 

 

 

手機打破了沉默,聲響不到兩秒,便迅速的按下通話鍵。

「冰炎殿下,歡迎回Atlantis

是夏卡斯。

「客套話免了,有事直說。」

「關於您要求的任務列表,等會請人送過去」

「謝了」嗶的一聲,房內又浸在冰冷氣氛中。

 

 

 

「啪」一疊資料就這麼無預警又不識相的憑空出現,摔落在桌面上。懶懶的向前伸手,卻在瞥見桌上物的瞬間,右手凍結在半空中。

 

 

 

只露出一角的紅色信封被壓在夏卡斯傳來的資料下。

 

 

 

有預感的半知道那紅色信封的內容,是原世界的物品,大概是這些天的信件吧。沒有拆開信件的意願,放任桌上物生灰塵。

揮之不去的空乏感又增加數量的縈繞房內。

 

 

 

-有些不快。

 

 

 

-有些話說不出來。

 

 

 

 

 

 

 

 

 

待傳送陣的微白色光芒消逝後,才驚覺自身在原世界的公園-被某笨蛋用爆符化成的陽春牌炸彈轟過的那無辜公園。

愣了一下,臆測著被傳送到這裡的原因。

 

 

 

『對了,傳送陣是很特別的陣法,當施法者沒有指定地點時,傳送陣會導引施法者至血緣最親近的人身邊,或者-心之所嚮處』

 

 

 

『也就是說-』

 

 

 

 

 

 

苦笑了自己一番,一開始逃避的地方,卻又繞了個彎回到這裡。

 

 

 

棲身在公園那孩子們最愛爬上的遊樂器材-鐵枝架成為數眾多的格狀疊成的四方體-的最高處。

遠處幾盞路燈閃著微昏黃的光線,與之相比,頂上的月亮就顯的強烈刺眼。

 

 

 

單手就能遮蔽的月亮,竟是如此的遙不可及。

 

 

 

 

 

 

想要親近,卻又刻意的保持距離。

 

 

 

想擁入懷的人,已抱著另一個人。

 

 

 

 

 

 

月亮太圓,身邊一個缺。

 

 

 

 

 

 

─────────────────────────────────

 

 

 

不耐煩的拖著褚在走廊上,都大學生的人了,還這麼婆婆媽媽的,出個任務而已就三不五時的和在天之靈的奶奶『茶敘』。

 

 

 

「學長請您收下這封信!」

突然被阻了去路,睥睨著眼前這名陌生女孩-及手上那粉色信封。

 

 

 

不消三秒的思考時間,右手再度拎起褚的衣領,正準備繼續向前走-

 

 

 

「褚學長,請您收下-」

 

 

 

一愣。

 

 

 

 

 

 

被迫緊急煞車的褚,慣性作用的跌坐在地上。女孩見狀,慌亂的抽出手帕,彎下身子替褚拭去灰塵,一邊頻頻詢問有沒有受傷等等。

褚的廢話-很有氣質、太過特寫的臉龐令自己招架不住、臉紅、什麼信件諸如此類不成句的斷言殘語-不斷襲來。

下一秒,賞了褚一記回魂之巴頭。

「褚,走了」

唉?學長?等等

拎起褚的後領,什麼人權不人權的無意義發言通通反對無效,再囉嗦半句就直接讓你見識地獄。

 

 

 

 

 

 

嘖,情緒穩定不下來。

 

 

 

「褚,這任務就交給你了」

 

 

 

故技重施。

 

 

 

 

 

 

「放心,在你還有一口氣前,我會送你去見提爾的-只不過會很痛就是了」

禇感受到無比寒意,瞬間臉上佈滿黑線。

 

 

 

我想我現在一定笑的很邪惡。

 

 

 

 

 

 

 

 

 

之後從褚的腦中得知那女孩也是從原世界台灣來的,光是這點就夠兩人聊上好些日子了。

再些時日,禇和那女孩交往了。

 

 

 

 

 

 

一年前的今天,也是在這麼月圓到無缺塊的夜晚裡,明顯感受到身體深處有股『異樣』似乎就要噴發出來。

-焦躁。

 

 

 

 

 

 

不停來回跺步在健康中心內,而那混帳提爾竟然還大咧咧的笑著說我活像等不到老公回家吃飯的悍妻。

「砰」一拳打發礙眼的紅毛獅頭。

 

 

 

-不做點事情似乎就無法平靜下來。

 

 

 

 

 

 

隔天和夏碎簡單說了幾句後就出任務去了。任務決定的很突然,卻也沒有特別需要向誰報備,反正有事情就交給夏碎處理。

 

 

 

一年的時間,釐清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